這幾天,是日希高中的第一次的段考,整間學校瀰漫著非常濃厚的肅殺之氣。話說日希是一間出了名的嚴格學校,不太把『國高中是義務教育』這條規定放在眼裡。如果成績很差,不會叫你退學,但一定會叫你留級,慘一點的便會降級,更衰的甚至還有可能從高中被請到國中重新考校內學測再進來。

  畢竟,考好試是學生的義務,不是嗎?

  就因為這樣,為了讓考生有充分的時間準備考試,學校特別規定所有考試都在早上進行,下午便成了隔天的溫書課,一天最多考兩科,因此考試時間大概都持續一個禮拜。

  當然,這個禮拜的課外活動都會被強迫暫停,畢竟,沒有人會把這麼嚴苛的考試制度當作兒戲不放在眼裡。

  有腦袋的都知道,不重視後果的人最後虧大的肯定是自己!

  不過儘管考試制度這麼嚴苛,似乎是不影響學生會成員的作息,如往常般還是固定時間聚集在學生會室。

  就拿巧芯來說,對她而言,段考跟小考哪有什麼差別?充其量只是在叫法上的不同而已。只要上課有聽懂,平日有在複習,管它哪個考來,照樣能應付自如。

  但……如果處理所有事情都跟考試一樣簡單就好了……巧芯重重的嘆了一口氣。

  自從睡夢事件後,都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,真的從那以後,她就再也沒作過夢了……

  或許說,她不記得作過什麼夢?

  可是……那為什麼那時候的她會天天夢見學生會會長呀~?

  更可怕的是,還跟長的很像自己的人兩情相悅而跳河了…….?

  這……這……

  這是因為她喜歡他嗎?

  結論一下,讓巧芯不自覺的停頓,然後腦袋像有生命般的自行開始糾結。

  她感覺腦中的結構慢慢開始幻化成為沒有出口的迷宮,而名為『思緒』的不明因子群就像是誤闖魔王級迷宮的笨蛋旅行團,開始茫然的東跑西竄。

  停停停!!怎麼又變成迷宮了~!?她甩了甩頭,企圖將昏亂的思緒給甩了回來,迫使自己回到沒動腦之前的冷靜。

  迷路的『不明因子群』在抓回來個差不多後,巧芯不禁懊惱的嘆了一口氣。

  為什麼咧?每次開始思考到誰喜歡誰這種問題,她腦子就像作對似的,不是一片空白就是一片混亂,這時候的她都不得不佩服自己是個戀愛白痴了。

  畢竟連學姐都看的出來她天生少了一根名為『戀愛』的神經,不是嗎?

  不過要說她完全不懂,這也把她看的太過清純了,雖然沒來由的被全校維納斯、維納斯的叫著,但這並不代表她就真的是一個不經世事的女神。

  雖然她沒談過戀愛,但以她這個年紀也看過不少本的漫畫小說了,再怎麼的神經缺失……套用一句耳熟能詳的諺語:

  沒吃過豬肉,也看過豬走路吧?

  她多多少少有了解到戀愛是什麼東西。

  可……

  問題就出在這兒了,不是有人說過,就算喜歡的人淹沒在人海,也可以一眼就認的出來他就人群裡……

  因為,喜歡的人永遠都帶著閃亮的色彩與令人怦然心動的存在感。

  這樣才叫做喜歡吧?她承認自己真的覺得學生會長長的不錯,相貌上絕不輸給她那傲人的爹地,尤其是他又動不動就衝著她微笑,害她嚇的心跳漏拍……

  更別說他老是意謀不軌地整的她臉紅又心跳的了,一想起來就覺得哀怨。

  不過……說是這麼說啦……但!是!

  她可從來沒在人群堆中發現他呀!偏偏都是被他發現然後被他嚇的尖叫聲連連的,一想起來就覺得認識他真的是倒了八輩子的大楣,三不五時都在測試自己心臟能負荷的極限。

  那……不然呢?思緒回來正題,撇開戀愛這個讓人腦袋打結的話題,平淡的過了十六個年頭,她可真是第一次這麼在意自己的夢境。

  在意……自己的夢境?呵……想到這裡,巧芯不禁乾笑一聲。

  應該說,無法不去在意吧?這麼悲慘的愛情故事,應該只會出現在灑滿狗血、貼滿網點的少女漫畫裡,怎麼偏偏卻出現在她的夢境?

  更可怕的是,男女主角還是她跟學生會長呢!!

  而且現在仔細想想,開始這個夢境的時間點還真是令人覺得有些尷尬……是他們認識第一天啊……

  這可真是個『悲劇』。

  撇開自己的不中用,再怎麼想這兩的字都應該不會是她理想中的戀愛劇情,畢竟因為父母的關係,她應該是最支持王子和公主結婚後是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了,不是嗎?

  「呃……學妹?唷乎~~~~」一聲哀怨又帶點無奈的男生聲音劃破巧芯漫長的思考。

  他是學生會中的總務,也是高三學期總成績的第二名,相貌夠好,出身也不凡,本來自認為自己的條件夠好,鼓起勇氣想要來追求男學生們夢寐以求的維納斯……

  但看現在的情況,雖然可愛的學妹比他還要早到這裡,但魂卻不知道飛去哪裡了,失了神的站在原地,完全不像被他深情的告白嚇到的樣子,反倒是看起來好像在想一個難解的數學謎題,專心到完全沒注意到他已經站在這裡很久了……

  一點都沒有把他準備了兩個晚上的告白聽進去,更別說知道他哪時開頭哪時結束的了。

  原來自己的標準,還沒辦法吸引到學妹的注意力呀……學長不禁嘆了一口氣,出聲音叫喚巧芯。

  「呃?!學長?」巧芯這才猛的回魂。

  阿……糟糕,都忘記自己是被學長叫出來談事情的,竟然就這樣自己想起事情來?「不……不好意思,學長,我剛想事情想得太入迷了,可以麻煩你再說一次嗎?」巧芯一臉抱歉的樣子,無辜的眼神汪汪的看著學長。

  身為男人,受此等汙辱,哪有那個勇氣和面子再說第二次呀~?

  他現在的表情跟吃鱉差不多。「沒……沒什麼大不暸的啦~!」他慌張的揮著手。「只是最近看你還滿忙的,在學生會要加油喔~!有問題可以問我沒關係。」

  「真的嗎?學長,你真是一個好人!」巧芯感激的對他露出燦爛微笑。

  而後者則因為被發了好人卡,心被刺中了一箭。

  「呃……沒事了,妳……妳去忙吧~!我……我……我要去完成財務報表了,妳加油囉!」他尷尬的笑著,找個理由慌張邁步離開這個丟臉的現場。

  巧芯少根筋的完全沒發現異樣。「嗯!我會的,學長你也加油唷!」朝著好心的學長揮揮手,殊不知自己的行為又補了學長一刀。

  嗚……身心受創的學長欲哭無淚的逃離現場,原本看到維納斯來還以為她接受他了咧……沒想到不僅不是,學妹竟然壓根兒沒把他當作對象看呀~~!!

  算了算了,這樣也好,沒聽到就算了,總比被她拒絕來的好。

  果然呀……連作者都懶的幫他取名字的配角,已經提高他的身價了,哪還能奢望賜給他美麗的維納斯?

  算了算了……把這件傷心事關在他心中小小的角落,就當作完全沒這麼妄想過好了。

  他看開的含著淚光,消失在巧芯的視線範圍。

  「唷,巧芯,這是第幾個遭到滑鐵盧的男生呀?」前一秒還在目送學長,後一秒皜集就站在離她一步不到的身後,她嚇的尖叫一聲,一個不穩的往前撲倒。

  不會吧?要跌倒囉?巧芯哀叫糟糕,雙眼閉的跟蚌殼一樣緊。

  但皜集的動作卻比巧芯快,輕輕鬆鬆的握住她的手腕,一使力,巧芯驚呼一聲,便順著力道安然的跌入他懷裡。

  就在這瞬間,彷彿時間回到了古代,過分熟悉的觸感讓巧芯不禁抬頭望向對方,卻萬萬沒想到此刻印入自己眼裡的,竟是夢中常出現的身影。

  衛……衛、俊、偉!?

  怎麼會是他?巧芯轟的腦袋突然一片空白。

  不會吧?大白天的……現在她在作夢嗎?

  可,可是感覺怎麼跟在夢中不大一樣……

  感覺……她的視野不一樣了……

  難不成,在俊偉眼裡,她現在的角色就是曉菁……?

  「巧芯,你再這樣看著我,我就要親下去了唷~!」皜集皮皮的說著。

  如皜集預料中的,就看見巧芯一愣,隨即聽見她尖叫一聲劃破天空,再來就如往常般的推開了他,然後跪倒在地,就像看到鬼一樣的直盯著他。

  或許等等開口說話時還會帶一點的結巴?

  「你你你你你……!」

  嘿~還真的猜中了耶!皜集在心理誇耀自己。

  「又在我我我我我的,之前剛見面還情有可原,現在都過幾個月了,怎麼現在還是這反應?大家都這麼熟了……」皜集無辜的說。

  「誰跟你熟呀!」充其量也只是可惡學長在惡整可憐學妹而已,這算哪門子的熟法?

  「好啦好啦~消氣消氣,來,我扶妳起來。」皜集紳士的伸出手。

  沒想到需要救援的人只呆呆的看著他的手。

  剛剛……才經過那種奇怪的感覺,現在要再碰觸到皜集……巧芯不免猶豫了一下。

  「怎麼了?放心啦,我可是注重衛生的乖寶寶,吃飯前都有洗手的呢!」

   巧芯皺眉的瞪了皜集一下。「誰在關心你的手髒不髒呀!」

  「妳呀~!」皜集一臉無辜。

  「我哪有呀~!」不情願的伸出手握住皜集。

  呼~!巧芯鬆了一口氣,還好,沒出現那個畫面了。

  皜集輕輕的使力,拉起巧芯,而巧芯拍了拍她的裙子。

  「那不然你在猶豫什麼?」皜集笑笑問道。

  巧芯身體一震,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她剛剛的經歷。

  「不會是因為被我嚇到魂飛魄散了吧?」

  「才不是咧!」

  「喔?那……貧血?」

  「不是……」

  「腳軟?」

  「呃……」

  「腦眼昏花?」

  「我……」

  「昨天沒睡飽?」

  「疑……?」

  「啊~!還是因為我太帥?」

  「……」

***

  「真是佩服妳耶~石巧芯!」皜集笑的不顧形象,捧著肚子笑到沒力氣站著。「你覺得有人會在第一次段考的下午特地叫你來這偏僻的地方,只是為了要幫你加油嗎?」

  「……」她無語,淡淡的看著笑的花枝招展的皜集。

  從她解釋了一下剛剛跟學長在這裡做什麼之後,皜集就這樣一直笑笑笑的到現在。

  她不懂,她明明很平鋪直述的在說那件事情呀,這到底有什麼笑點可以讓他笑的這麼誇張,而且還笑的這麼久?

  更可恨的是,在他笑的這麼欠扁的同時,她一句話都說不出口。

  因為……她真的是這麼認為呀……巧芯無辜的癟了癟嘴。

  要不然平常說不到幾句話的學長約她出來還能有什麼事?

  而且,為啥會長會知道她的想法呀?

  難不成,中國世家也有學讀心術?怎麼連她在想什麼他都知道?

  嗯……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再問他任何問題好了……免得他又笑的更誇張。

  「這個……」皜集停止誇張的笑法,微笑的指了指後面。「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這棵樹是什麼樹。」

  巧芯抬頭,迷惑的望著皜集的後方。

  只見一棵直徑寬的誇張的大樹,一看就是兩棵以上的樹種軀幹交纏組成,好一棵綠意盎然的大樹,但,枝幹卻被許多條長短不依的紅線繫著。

  「這是我們學校『戀幻手札』之首選──月老樹,妳不知道嗎?」

  「戀幻手札?」巧芯更疑惑了,怎麼她到學校都快兩個月了還沒聽過?

  「不會吧!妳真的沒聽過!?」皜集誇張的張大嘴。

  這傢伙……該不會今天純粹是來找碴的吧?怎麼有種被當異類的感覺?「與其有空在那裡做臉部的表情訓練,是不是比拿來為學妹我解惑會比較有效率一點?」

  「也對齁~」皜集皮皮的笑著。

  『戀愛手札』是今年七夕的一個特別的活動,雖然是在暑假,但這天還是不少人會回到學校參與這活動。這是皜集在擔任學生會活動一職時,與擔任總務的鷹成聯手舉辦的活動,目的是為了要提高校園的浪漫風氣,還有舒緩沉悶的校園生活。

  打著活動的名義,皜集規劃了五個景點來慶祝七夕,五大景點便是月老樹、未來之道、天之梯、願之池,最後是守護之森。

  月老樹,七夕當天,有情人可從樹上拿下一條紅線,繫在彼此的小拇指,然後開始接下來的四個旅程,而無伴者可以去買條紅線繫在月老樹上,祈求有段好戀情。

  未來之道,是一條筆直的森林道路,全長九百九十公尺,有情人相伴走過這裡,戀情會長長久久,而無伴者則期望能有一段長長久久的戀情。

  天之梯,顧名思義是個樓梯,共有三十四階,有情人相伴走過這裡,代表愛對方一生一世,而無伴者則代表想要一個一生一世的戀情。

  願之池,是一座噴泉,可以在此投幣入水中許下願望。

  守護之森,在此戀人接吻的話,這段戀情便將被守護。

  由於大家都是想求得一段好戀情,這距離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短,很多無伴者走到後來就會結識另一半了,然後又會依行程再走一次戀人的部份。

  當然,七夕這天哪會純粹看看風景而已?炒熱氣氛的活動當然是不可少的,會在守護之森附近的廣場舉辦,為戀幻手札畫下最完美的句點,由於效果不錯,因此有要列入每年重大活動的打算。

  聽完之後,巧芯只皺了下眉頭。「怎麼不管怎樣有沒有交往的人都可以參加這活動?想的還真是周到。」

  「可不是~!」皜集一臉驕傲。

  「別跟我說你們還壟斷市場,連情人節禮物都有提供。」八成連巧克力都有吧?

  皜集吹了一聲口哨。「哇塞~!學妹,恭喜你已經升級當我肚子裡的蛔蟲了~!」

  巧芯用殺人的眼光射向皜集,而後者則不怕死的笑著。

  是的,七夕這天的活動,學生會為了降低成本,還與國中學生會、手工藝社、美食社、還有一些表演性社團合作,所有營運的盈額最後由學生會這邊結算,最後在統一發放。

  「哎呀~學生會要有錢才好辦活動嘛~!學校撥下來的金額都不多,只好靠自己自立救濟囉~!」這是皜集給她的答案。

  說到這就算巧芯再怎麼不甘願還是只能佩服皜集和鷹成了,才高中就開始懂得如何賺錢……看來他們的未來,不是自行創業就是繼承他們各自家族的郵輪事業。

  未來……巧芯停頓,自從被宣告會消失於現世,她就覺得未來好遠……

  「對了,妳……」皜集突然一改玩笑口氣,皺了皺眉,似乎在思考話要怎麼說才恰當。

  看皜集斂起笑容,巧芯心生不妙。「……怎麼了?」

  突然轉變這麼大,難不成是要換個方式整她!?
 
  「別露出那種表情啦,我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問你。」皜集無奈的笑。

  果然整人整過頭整出警戒心了,玩具的等級升級,這下子自己整人的手段就要更高明了。

  「之前問你在算命後有沒有發什麼事情的時候,妳說妳一直坐著連續的夢,像在看八點檔,對吧?」

  「嗯,沒錯。」只是沒有跟你說主角是你和我。

  「那……現在,現在你還會做一樣的夢嗎?」

  「呃……」這麼突然的被問到這個,巧芯還真不知該從哪裡說起。「這個……好像從書冥來的那一天,不知為什麼我昏睡了一天以後,就再也沒有夢過了。」

  除了……剛剛短暫的幻影以外。

  照實回答的巧芯,沒想到卻換來激動的皜集。「妳!?妳也昏睡了一天?」

  「也?」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皜集這麼激動,但巧芯還是精明的找出那句話的重點。「難不成,你也是不記得我們離開學生會後發生什麼事,昏睡到隔天?」

  皜集緩緩的點了點頭。「嗯……在你們離開沒多久,我也出了學生會,然後就遇見了書冥,然後……」皜集無奈一笑。「我就到隔天中午才起床了。」

  「為什麼!?」巧芯驚訝的脫口問。

  皜集冷睨巧芯一眼。「我要是知道為什麼就不會在這裡問妳這些雜七雜八的了~」

  她還真當他是無所不知的學生會會長呀?!

  「可是……你不是可以算命嗎~!?」

  「學妹,算命只能算出一個大概方向而已,就像我們倆的命運,是因為我算不出未來才下的結論。」皜集嘆了一口氣。「如果算命就能解決任何問題,我早就找出我們的『死因』然後去避免了。」不過說不定不是死亡就對了。

  「喔……」巧芯似懂非懂的點點頭。

  我們倆……聽皜集用這個詞概括他和自己,不知為啥心有抽緊的感覺,說的好像……會跟俊偉曉菁一樣殉情似的……

  可他們哪裡來的兩情相悅呀?

  「巧芯……?你有想到什麼嗎,怎麼臉那麼紅?」

  巧芯一驚,慌張的解釋。「呃~沒!沒有,我只是在想啦~這跟書冥有關嗎?」

  「書冥……?」

  「你看阿,書冥他說話的方式是不是很奇怪?」巧芯想了一下。「他老愛用一堆『自創專有名詞』去填補他所想表達的話,連副會長都對他無可奈何呢~!」

  「嗯。」想到那時候他昏倒前跟書冥的對話,好像什麼事情都知道似的,偏偏又都不講,之後要套他話也被他四兩撥千金的撥回來了……

  看來這場詭異的夢他果然脫不了關係。

  「你們在說我什麼嗎?」突然間,一個不屬於巧芯、也不屬於皜集的聲音從樹叢中傳了出來,嚇的兩個人反射性的帶著尖叫聲分別左右方向彈開。

  「唔挖~!!書書書書冥……!你~嚇死我了~!」巧芯又被嚇的跌在地上,被指認為兇手的人卻依舊笑的一臉和平。

  「我說……書冥學弟,你難道沒聽說過,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嗎?」皜集倒是比巧芯中用許多,因為起碼他是站著。

  不過……要死,再這樣嚇一次算命就真的成真了!皜集極力的想撫平情緒,一點都沒見到巧芯帶著『前不久才嚇別人的人沒資格講這個』的眼光看著他。

  「嘖嘖,反應怎麼那麼大?我承認我的皮膚是白了一點點啦~身形也單薄了一咪咪,不過……」他左右看狼狽的兩個人。「大白天的……放心放心,好兄弟們都還在做白日夢~不會出來跟你們 Say Hello 的~!」書冥涼涼的說。

  「你是什麼時候來的?」皜集問到。

  書冥給了皜集一個深不可測的笑容。「什麼時候出現就什麼時候來囉~!」

  完全是欲蓋彌彰的答案。

  「又是這種若有似無的回覆嗎?」

  書冥用笑容代替回答。皜集嘆了一口氣,也懶的繼續追問下去了。

  儘管覺得這事情跟書冥絕對脫不了關係,但,從來沒給過答案的人怎麼可能自己說出正解呢?問他,浪費口水罷了。

  一旁的巧芯呆呆的看著書冥和皜集,不明白他們這種一切盡在不言中的默契。

  「表姊呀~」反倒是書冥主動走向往巧芯。「我覺得你該叫舅媽去買一打『強心丸』給你補補了,怎麼心臟比我還沒力?」他伸出手。「來~手給我。」

  「呵呵……」讓我心臟無力的人不就是你嗎?

  她真是不知在倒什麼楣的在過日子。難不成是前世作姦犯科,所以今世才會這麼衰嗎?

  最近的高中生活跟她所認知的真的差太多了。

  「謝謝。」她伸出手,藉書冥的使力站起。

    「阿阿阿!對了對了~我得先把正事辦好~!」書冥一副見鬼的表情,從他的側背包包拿出一大疊的資料。

  另外兩個人茫然的盯著在裝忙的書冥。

  「諾!表姊~這是全校的『意願調查表』,我已經將它分好成一二三年級了,妳只要照意願分類就好了。」他把那重重的一疊資料塞到巧芯手上。

  「這麼快?」一個下午就收集好了?每個年級都在不同棟樓耶~!

  「當然囉~!」書冥欣然接受巧芯那佩服的眼神。「因為我叫傅書冥咩~!辦事有效率保證向來是人家傲人的專長之一~!」說完還裝做一副多偉大的樣子。

  「我看你是用你那皮相欺負無知女生要人家幫你辦事吧?」皜集一點也不顧情面的吐槽。

  「疑?學長,討厭啦~你怎麼知道?你跟蹤人家唷?」書冥用女生的聲音直嚷嚷,還用像看著變態的眼神看著皜集。

  皜集不自主的滿身雞皮疙瘩。

  「夠了喔,傅書冥,別老是玩這種角色扮演!」皜集還真是第一次對人沒輒。

  「什麼皮相?什麼意思呀?」巧芯疑惑的問,從剛剛開始就聽不懂兩人再說什麼。

  而書冥則回他一個和平的笑。

  事實上,書冥只是背著側背包包,在每棟教學大樓樓下晃來晃去,一看到女孩子們,便柔弱的往地上躺去,等女孩們驚訝的看他狀況時,他再用百分之百的演技、笑容可掬的帥臉再加上體弱多病的藉口,自然而然就有女生們死心蹋地的幫他辦好所有的工作了,根本不用他親自上樓去每間教室敲。

  而且,在女生們幫他完成事情之後,他還附上一抹慣用的『燦爛笑容』當她們的酬勞,那些女孩子們便會沒怨言的爭取下一次的幫忙權。

  瞧~!這不就是一個一舉數得的好辦法?

  「這世界沒救了……」巧芯撫著額頭,不相信這世上有『花痴』的存在。

  「真沒想到你這個公關還當的挺『清涼』的嘛?」皜集語氣平淡,諷刺意味十足,這也不能怪皜集會不爽了,因為之前他還這麼擔心他會不會因為太忙而累壞自己,畢竟聽巧芯說,他是個長年在國外養病的人,但……

  現在看他做的不僅得心應手,還做的滿輕鬆的嘛~!

  書冥佯裝聽不懂皜集的話中話。「唉呀呀~學長,公關這個職務,本來就是要以『笑』來關懷社會、以『笑』來服務大眾、以『笑』來溫暖人心、以『笑』來照亮世界~!這種只要『笑』的職位,不可能做的很忙碌吧?」說完不忘燦爛一笑。

  嘖,掰功跟鷹成有得比嘛~!「是是是,學弟說的是,正巧學長手邊還有一堆事情尚未解決,可否請學弟繼續以笑來服務一下學長我?」

  「唉~學長。」書冥露出一副機不逢時的樣子。「看您每日忙的焦頭爛額,學弟我也是於心不忍呀……但是~!」他又嘆了一口氣。「不好意思,學弟我等等必須去做全身性的健康檢查,恐怕幫不上您的忙了。」

  「疑?健康檢查是今天唷!?」巧芯驚訝的問道。

  之前姑姑有跟她提過叫她要陪書冥去健康檢查,沒想到竟然是今天。

  怎麼沒人跟她說呀?

  「怎樣?表姊,你要陪我去唷?」書冥好像亮起了一絲希望,眼裡閃著光芒的直盯著巧芯。

  「我想呀,但是……」巧芯為難的看著手中一大疊的紙。

  「你陪他去吧!」皜集將一疊資料從巧芯手中抽走。「這東西不急,我先幫你拿去學生會好了。」

  「疑?可是……」這樣她算翹班嗎?

  「別再可是不可是的了,妳先陪他過去吧~!要不然如果不放心,妳可以在回來學校做完就好了,我應該會待在學校看一下書吧。」

  「喔……好吧。」巧芯勉為其難的答應。「那,我要先回教室拿書包唷!書冥,你先去打電話找計程車來,學長,資料就麻煩你幫我送到學生會了,不好意思。」

  「不會。」

  笑著互道再見,巧芯便往高一教學大樓去,而書冥則去校門口。皜集待在原地,望著月老樹許久。

  「為什麼……剛剛巧芯會變成了曉菁……?」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星月兒M 的頭像
G星月兒M

尋星築月

G星月兒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